cf手游刷枪软件:蛙

cf手游名字符号大全 www.bdrao.icu 2018-12-22 09:22:14 標題分類:短篇散文 關鍵詞:短篇散文,經典散文,優美散文,熱門文章 閱讀:443

因身材不大好,去冬到今春,我像一只休眠的蛙,窩在家,身子懶得動,哪兒也不想去。幾個月的時間,倒風俗了如此的生活。老婆說,該下樓走動走動,在家待的時間長了欠好,身材在于活動的。我笑她,我說這個道理還是懂的。女兒在禮拜天,老是提前想好了要去的地方,飯桌上一發起,一呼百應。我只有笑笑說,你們去吧,我懶得動彈。一杯茶,一本書,時不時鉆進被窩。

這個冬季就這么曩昔了,寫了十多萬字的文字,卻讓我經常在深夜失眠,乃至于夜里三更“嘰咕嘰咕”地念道上幾句。老婆在身旁翻了身子,捋了捋枕頭,閉著眼睛說,你是青蛙呀,深更夜里的咯哇咯哇地叫,還讓人睡不?說著一只手伸過來,搭在我肚皮上,又進入夢境。我閉上嘴巴,再不吭聲了,卻順著她的話茬想起了蛙,想起了蛙的形態、蛙的聲音。都市里很少有蛙,假若有,也多是餐桌上的“牛蛙”。人類真是恐怖的家伙,把一切飛禽走獸都能想盡法子搬到餐桌上。

這么說來,就想到了我的老家,想到了我的童年以及少年期間,在老家的池塘里、地皮上,經常地見到這類生靈。印象老是很深。老家的池塘,是專門淹耦大麻的,大麻是農村曩昔用來納鞋底、擰麻繩、做麻袋的動物的皮,有韌性有彈性,結子耐用。麻籽是壓油的最好原料,麻稈是最好的引火材料。當年大面積種植,而這些年已逐慚消失。麻池里多蛙,經常能看到,在泡過大麻的池塘里,蛙潛在著,如運發動一樣,伸著雙臂,蹬著雙腳,扒拉著雙腿,自在地飄浮在水面,或是一個猛扎,進入水底。池塘邊固然有青石,石面上經常有一只或者多只蛙在嘰咕,也可以見到一對兩對情侶,在毫無顧忌的親熱,上演著風花雪月,完全沉浸在屬于自己的世界。而蛙極其靈敏,一旦聽到動靜,或腳步聲接近,則反映機靈,剎那一躍扎進池塘,沉到水底,變得悄悄無聲氣。

日間,聽到池塘蛙聲一片,彎下身子,悄悄撿起一塊石頭蛋兒,扔進水池,剎那悄悄無聲。而不過多時,有那么一個偷偷浮出水面,打探動靜,接著一聲鳴叫,剎那滿池塘又沸騰了起來。月夜老是多份迷離與模糊,輕步接近池邊,坐在枝葉茂盛的柳樹下,蛐蛐或者知了的聲響,已經被滿池蛙聲壓了下來,池塘里盡是一片蛙聲,綠葉上有小蛙跳躍的身影。閉上眼睛,輕風拂過,月夜很美。

春夏時節,池塘里的蝌蚪卵,成片成團,伸手撈起,粘粘的,軟軟的,綿綿的,構成潤滑的團,透明、水潤、滾動的,不輕易抓在手上的團兒。粘體里是多數的黑點,如石榴籽般,只不過是黑色的籽。時間的推移,小卵團一每天的變大,粘體越來越稀溜,某個一夜之間,忽然就成了一窩一窩地小蝌蚪,黑麻麻的一片,歡樂著,發抖著軟和而嫩小的尾巴。就像“小蝌蚪找母親”的故事一樣,在慢慢發展為一支真正的蛙。當身材成了蛙,再小的生命體,也要分開集團,可以自己獨闖全國。關于一只蛙而言,一片地皮,大概就是它的一座城。

到了秋后,氣候轉冷,沒有了飛蟲,蛙也要冬眠了。青蛙屬于冷血動物,冬季到來時,他們會在泥土里刨個洞,把自己埋進去,俗稱“假死”。等到春天降臨,氣溫上升至正常水準后再出來。所以青蛙被稱作害蟲,因為他老是在人們需要的季候產生,不需要時,又會消失的毫無蹤跡。不騷擾平民,不給人類帶來貧苦。身軀眇小,氣宇剛強,自食其力,卻又不傷害莊稼。在月夜中自鳴,在星光下舞蹈,守護著故鄉,守護著信仰。

人,做一只蛙多好!

說起蛙來,也可不避免地想到當今文壇兩位各位——莫言和賈平凹。莫言老師靠《蛙》等長篇小說斬得諾貝爾文學獎?!鍛堋芬燦謔強淘諏誦磯嘍琳叩哪院@?。人們記著了《蛙》,記著了莫言講述的關于農村設計生育的故事。記著了那個敏感期間。如此一個敏感的社會話題,在很長時間內,很少有人碰及,非常是一個作家。而莫言老師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敢捅蜂窩,敢摸山君屁股的膽兒,還是讓多數人汗顏一把。莫言用自己的才情與膽識,抱回了諾獎。

賈平凹因“凹”與“蛙”同音,而愛上蛙,他的書房收藏著巨細不同、形態各別的蛙。遙想當年,有多少人,費經心思在古玩市場或民間去尋找“蛙”型的物品,送到賈府,媚諂賈老師,換得一幅字或者一個簽名。在賈府的博古架上、書桌上、乃至地上,隨處可見的蛙,讓人感覺這簡直不是書房,而是一個天然的池塘,一本本書是接天蓮葉無窮碧的葉,而賈老師他就是那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蓮,在人們心中永遠香遠益清,亭亭凈植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

賈府的大堂講求。進門,房子中央屏風下,擺一陶罐,罐約尺五高尺五深,罐里放一只蛙。蛙更講求,陶藝燒制,青綠脊表,純白腹部,仰首向上,活生生要蹦出來的感覺。來人從罐前走過,老是謹慎翼翼,恐怕碰到罐,更怕驚擾蛙。多份謹慎,也就多份敬畏。而賈老親筆題寫“聳瞻震旦”四個蒼勁大字的牌匾下的大堂中央,一張墨黑色的實木長條桌,幾把凳子,桌上擺放一塊墨玉的凹槽,像罐,像盆,像鍋,像甕,像巢,像槽,一個真正的“凹”,厚重地放在桌的正中央,一邊一塊天然石蛙,寧靜地而深邃地潛在于凹旁,身子的紋路渾然天成,圓潤凸三角的頭仰著,時刻有種沖躍的勢頭,滾圓如珠的雙眼盯著仆人家的房門守望著,像位將軍一樣鎮守著虎帳。

去過賈老師故鄉棣花,棣花因為《秦腔》,因為清風街,也因為賈平凹老師,已經成為商洛的關鍵旅游景點。一年四季,旅客持續。除了青風街,另有近千畝荷塘。有荷塘,必然生計青蛙。每一年旅游旺季,荷葉在陽光下、在碧波中,老是讓人感慨,把商於舊道的史詩與遺事,勾畫出萬般迷人景致,讓人留連忘返。綠葉在輕風中漣漪,荷花更是養眼,在綠葉漣漪的湖中綻放,如亭亭玉立的少女,怕羞而清純,呈現出詩情畫意的美。

棣花跟賈平凹老師確切有淵源,其恰好是一個“凹”形地區,附近環山,山不大,潤滑而少生樹木,河水卻清亮四季不枯,一個盆地,多水多地皮,賈塬的厚土,養育了賈老師。炎夏少風,荷花斗麗,荷塘綠葉碧天。清風街房前屋后,蟬鳴高歌,陽光普照,一片繁華。夜深人靜,燈火迷離,蛙聲一片。喧囂著一天的沐陽,吟唱著秦腔的厚重,講述著清風街的古老傳說。盡情地,無休止地鳴叫,把月牙兒送進夢中,把朝霞撕展藍天,讓晨曦的玉露在荷葉上閃光。一只,兩只的蛙,再悄聲地,寧靜入睡……

我想做一只蛙,潛在碧水之中,伏在綠葉之下。

聽,又是陣陣蛙聲,春來了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聯系電話:無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客服QQ:13904773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