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无影:水缸

cf手游名字符号大全 www.bdrao.icu 2019-01-17 10:52:12 標題分類:短篇散文 關鍵詞:短篇散文,經典散文,優美散文,熱門文章 閱讀:543

有很多物品,跟著時間的前行,漸漸離我們遠去,好比水缸。從我有記憶可以,家里就有水缸,大巨細小好幾個,有盛水的,有腌酸菜的。

水缸多數是用粗陶建造而成,深褐色,時間長了之后,口頭乃至變得黝黑,看上去覺得臟兮兮的。那口龐大的水缸放在廚房里盛水用,上寬下窄大肚子,粗糲的質感樸實無華,與那時每天都是粗茶淡飯的日子極為符合。

在還沒有自來水的日子里,爸爸得去二百米以外的地方挑水,我經常守在水缸邊,看爸爸往水缸里倒水。爸爸提起一口吻,稍微一用力,水順勢而下,構成一個小小的瀑布,我嘴里不忘嘆一聲:怎么還不滿??!是的,它很能盛水,滿滿的一缸水夠全家用三天。爸爸在單位是木匠,很累,回抵家里第一個動作就是看看水缸是不是有水,看看燒飯用的煤泥是不是夠用,垃圾桶是不是要倒掉,待一切妥當了,才放心地拿起報紙看起來。

每一年入秋之際,放在院子里的那口水缸就被搬到廚房里來,因為媽媽要用它腌酸菜,一口大缸里每每要腌幾百斤的明白菜,能力確保冬季有下飯的菜吃。東北的冬季十分冷,酸菜又是不能凍著的,所以,酸菜水缸要放在灶臺旁,即便如此,在嚴寒的冬季,水缸的口頭也經常結冰。

我最愛那些養在水缸里的金魚了,敞口,矮墩墩的小水缸,雖然沒有透明玻璃缸那樣能烘托出魚兒的漂亮靈動,可是金紅色的魚兒游走在粗陋的水缸里,更顯出魚兒的華麗與精氣神兒。如今回頭想想,其實它就是一個大花盆,經常被我們幾個搬來搬去的。

水缸是屬于“易碎品”的,雖然它其實不易碎,可是久長利用后,難免產生裂紋,所以那時候另有一個技術叫“鋦缸”,就是補缸。記得有一出民間小調《王大娘補缸》,“鋦盤鋦碗鋦大炮、鋦好大炮打東瀛”,此劇在那時極為盛行。那時候各位收入都不多,衣服都要“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”,鍋碗瓢盆也是十分金貴。鋦缸是個技術活兒,說起來簡樸做起來難,鋦子像個訂書釘,兩端尖的長條鐵制品,將鋦子穿進打好的眼兒里,留出恰當的長度,剪掉過剩的部分,長度肯定要恰到利益,再用小錘將余出的部分砸得與缸的口頭嚴絲合縫,能力確保水缸滴水不漏。做這一切的時候,鋦缸的師傅憑的美滿是履歷,如今這個行業已跟著水缸的落沒離我們越來越遠了。

水缸蹲在角落里,不起眼,靜靜地望著我們凡俗的日子,我入迷地關注它時,是在它“穿裙子”的時候。在水缸的外表,平行水面以下的位置,產生一層散布平均的精密水珠,這時候就預示著一場雨事的降臨。我覺得好神奇啊,爸媽親也說不出來是甚么道理,長大后學了物理常識才知道,是大氣中水蒸氣含量增加,而水缸中水面以下的部分溫度較低,水蒸氣接觸缸壁遇冷液化成小水滴,附著在水缸外表上而已。不過我很喜歡“穿裙子”的叫法,給粗糲的水缸蒙上了一層漂亮的面紗。

日子越來越好了,搬到了樓房里,那些水缸卻無處安放了,我忽略了爸媽是如那邊理它們的。光榮的是,它們都留在了記憶里,那一缸凈水,反照著窗前的月光,在我經常饑餓的童年,給我飯菜香,在我緬懷它的時候,跳出腦海,暖和我心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聯系電話:無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客服QQ:13904773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