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血月尼伯尔怎么获取:回憶那日

cf手游名字符号大全 www.bdrao.icu 2019-05-25 10:14:57 標題分類:原創美文 關鍵詞:回憶,日,那, 閱讀:8

回憶那日

  舒歡躺在床上正入眠,忽然聽到放在客堂茶幾上的手機在響,她忙坐起來,用一秒鐘讓自己清醒,隨后馬上跑去接固話,是媽媽的固話,舒歡不敢怠慢?!澳閽趺戳??這么長時間才接固話?”舒母的聲音有些不悅?!奧?,對不起,很晚了,您還沒休息嗎?”舒歡聽到媽媽的聲音好像有些不悅,便立刻道歉。舒母沒有再與舒歡計算,聲音也平和多了:“你哥哥的新房子一切都收拾妥當了,大的物件也都找遷居公司搬過去了,另有一些零碎的小物品,你來日告假回來幫忙收拾一下?!筆婺付倭碩?,又說道:“另有些你的物品也一起拿走,來早點?!鋇詼煲輝?,舒歡便趕到了,大部分居具都被搬走了,只留下幾間破爛的故鄉具,使諾大的房子顯得有些空闊。媽媽正在準備早餐,哥哥和嫂子還沒有起床,小侄子卻是起的挺早,躺在沙發上一臉享受的望著電視,見到舒歡一臉高興的叫道:“姑姑”。舒歡自是欣喜的,走過去抱著小侄子問:“來日要搬新家了,開心嗎?”“開心,姑姑來和我們一起住嗎?”平平奶聲奶氣的問道。舒歡聽了這話有些感動,嘴角也是悄悄上揚,清晨的太陽斜斜的照在舒歡的臉上,為她增添了一份恬靜美,使她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憐?!骯霉貌荒苣財揭黃鹱?,但姑姑會常去看平平的”。舒歡知道小侄子尚且年幼,長大后定不會自己如此密切,受情況的影響,平平終有一天會厭惡自己,舒歡期望這一天能夠晚些來到。舒歡從始至終都是如此,她從生命開始,到二十四歲生命終結的每一分鐘,都非常盼望親情,都說,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她追求親情暖和的赤子之心從未變過,可到了最終他仍未獲得,她的平生未能治愈童年,流星孤負了舒歡。想著蘇歡有些走神,還是小侄子的兩聲姑姑,把她拉回理想。舒歡把小侄子交到媽媽手中,自己去整理一堆的零碎物件?!盎痘?,把那張全家福拿下來擦擦再放歸去?!筆婺付耘暗?。舒歡同意后立刻把照片拿下來認真擦拭,對于媽媽的號令,舒歡歷來都是選擇服從。照片是八年前拍的,那是爸爸還健在,拍完全家福后不到一個月,爸爸便意外離世了。她把照片放在手中細細端詳,之前,媽媽從不讓她觸碰這張全家福,哪怕是在照片前多逗留一會兒,都會換來媽媽的狠狠譴責,久而久之她便不敢接近這張全家福了。倏然,舒歡的余光看到照片背面好像有幾行小字,她忙把照片翻轉過去,果不其然,三行小字映入眼簾,是爸爸的字跡:年事會更迭,生命會傳承,唯有愛,生生不息。舒歡望著爸爸清秀的字跡了,泫然欲泣。她雙手悄悄撫摩著照片,八年的時間,爸爸去世,媽媽漸漸老矣,臉上也有了歲月描寫的痕跡,哥哥已娶妻生子,自己大學畢業上了班。時間改變了諸多事物,唯獨舒歡的璞玉渾金未變。舒歡把照片放到胸口,牢牢的抱住。舒母張口敦促道:“還沒擦好嗎?”舒歡聽了媽媽的話,努力平復了一下心情,用盡量平常的口吻答復媽媽:“媽,好了,我這就放歸去?!筆娉強吹矯妹糜行┵醯謀秤?,也有些心疼。舒歡轉過身,看到哥哥正望著自己,有些恐懼,她戰戰兢兢的和舒城打號召:“哥,您起來了,我就快收拾好了,您快用早餐吧,我給您和嫂子買了些物品,就在玄關旁邊?!筆婊兜難劬α亮戀?,很有風味,他著實是個不錯的姑娘,只可惜,她的嫡親其實不如此認為。舒城對妹妹到底有幾分內疚,說道:“上次的事,歉仄,你休養會兒,來吃點早餐吧?!筆婊洞游刺礁綹綹約旱狼?,一時,她不由得懷疑自己聽錯了,愣了幾秒鐘才反映過來。她百感交集,忙啟齒:“哥,我沒事的,沒關系?!筆娉侵皇淺迨婊兜懔說閫?,沒有再言語。舒歡看到各位都落了座,幾次欲言又止,最終,還是陸麗張口扣問:“歡歡,你是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舒歡抬開端,凝視著那張全家福,說道:“媽,哥,嫂子,我想再拍張全家福,拍完后我請各位一起吃頓飯,慶祝哥哥喬遷之喜。媽媽點點頭算是同意了,舒城和陸麗也欠好回絕,便也同意了。兩周后。舒歡撥通了哥哥的固話,她聲音略帶愉悅,有著小孩般的歡樂:“哥,前次拍的全家福洗出來了,您如今在家嗎?我給您送過去?!筆娉塹納粲行┯淘ィ骸昂玫?,你過來吧,我也有事要同你說?!筆婊睹揮卸嘞?,也沒問是甚么事,她聽了前兩個字,便沉浸于幸福中,健忘了方圓的一切。舒歡剛進門便發覺哥哥情緒有些不加,沒等舒歡扣問,舒城便主動說了?!拔腋誠辛恕?,舒城低頭望著地板,小聲說道。這是他第一次在妹妹面前這么沒有底氣。舒歡愣了一下,焦急的想問哥哥到底怎么回事,可她又怕哥哥不耐煩,便只是用著三分平和,七分撫慰的語氣道:“沒關系的,哥,你有工作履歷,又是名牌大學結業,會找到更好的工作的,您別焦急。說罷,從包里拿出兩千遞給舒城,說:“哥,這是2000,您先拿著用,媽這個月的生活費我全出,您就不用破耗了。說完,她又覺得自己用“破耗”有些不太合適,又繼續說道:“哥,我不太會說話,那里說的分歧適,還請您不要介懷。這是全家福,您收好?!筆娉翹Э?,看到舒歡的雙眸中全是平和,并無半點諷刺之意,他漸漸站起來,舒歡也跟著站了起來,舒城猛的上去抱住舒歡,口中持續喃喃道:“歡歡,感謝?!筆婊睹揮興禱?,只是悄悄的與哥哥相擁,真的很暖和。舒歡的眼前漸漸氤氳起來。舒歡走后,舒城第一次想要自己的分析妹妹,舒城永遠也不會清楚。正所謂“當局者迷,觀看者清”。與舒歡訂交的人都能明白,他不能。性格有些內向,不與人主動言語,說話時會風俗的抿嘴淺笑,她有些敏感,會很快的體察別人的情緒,或在大腦還沒反映過來的時候就開始道歉,他會顧惜每一份微不足道的好,回以重到讓別人有些難以經受的感謝。舒歡走到媽媽家門前,腳步有些繁重,她知道,哥哥賦閑的事定是要瞞著媽媽才好,可她從未對媽媽隱瞞過任何,舒歡平復一下心情,伸手漸漸的敲了幾下門。舒母看到女兒一人來了,很有不悅:“你哥哥呢?你們不是約好一起來的嗎?他不來你來干甚么?原來你就是錦上添花,他不來,你陸續中炭火的炭火也比不上,把這個月的生活費給我,你歸去吧?!彼禱疤鉸杪櫨行┛浯篤浯實幕?,雖心中難過,但終只是垂了垂眼眸,稍微頓了頓,說道:“哥哥有事,生活費我間接帶過來了”。舒歡說著把五千塊錢遞給了媽媽,復又張口:“媽,您休養會兒吧,我哥近來忙,您有事給我打固話就行了,我就不打擾您了,先走了?!筆婊噸瘓醯瞇奶涌?,她不敢抬頭看媽媽。好在舒母聊復爾耳,說了句知道了,便啪的一聲把門關上了。舒歡長舒了一口吻,心中悄悄光榮,又有幾分管心,能瞞一時是一時吧,舒歡想著。舒歡回抵家,坐在沙發上讀《活著》,她非常傾慕鳳霞。舒歡看了半個小時,覺得有些累,便漸漸站起來,走到陽臺上,看到陽臺上堆放的雜物——那是她上周從哥哥家帶回來的。他感恩于媽媽和哥哥沒有把她這些看似毫無價值,卻承載著童年記憶的雜物扔去,雖然那些記憶不那么美妙。舒歡緩緩拿起一個本子,是自己三年級時寫的日志,那些靈活亦美好的文字,喚起了她9歲的記憶。塵封的記憶一旦被翻開,就是色澤四溢的。舒歡的思緒飄到了十四年前的八月。八月,正值暑期,舒歡擦著桌子,滿臉傾慕的望著哥哥舒愜意服的躺在電扇下吃冰棍?!盎痘丁?,舒歡聽到哥哥在叫自己,忙放下抹布,走了過去。她站在哥哥面前,面龐因為氣溫的原因而紅撲撲的,長長的睫毛上掛著幾滴汗水,洗得發白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浸得半透。舒城對妹妹的艱難視而不見,教唆道:“去給我買瓶冰鎮飲料,快點,去媽錢包里拿錢?!筆婊短揭鉸杪棖錟們?,有些猶豫,站在那沒動,張口奉勸哥哥等媽媽回來再喝。舒城沒有剖析舒歡的話,出言威脅道:“快點去,否則等媽回來我在媽面前參你一本?!筆婊短鷗綹緄幕安桓以儆淘?,她小跑回房間,拿了自己艱難攢下的幾枚硬幣,給哥哥買了一瓶汽水。舒城看妹妹出去了,從錢包里拿出十元紙幣,又悄無聲氣的把錢包放回原處。舒歡手里握著汽水,大有一口吻把它喝完的欲望,可最終,她也只是翻開瓶蓋,聞了聞汽水獨特的味道,里邊濃郁的香精味道撲鼻而來。她立刻把汽水拿遠些,按耐住猛烈的欲念,小跑著回抵家,把汽水交給哥哥,并未坐下來休養,繼續擦著桌子。臨克日落,天色灰蒙蒙的,似有大雨將至,氣候也變得悶熱起來,讓人有些透不過氣來。門鎖響著,兩人都知道,是媽媽回來了。二人均有些緊張,舒歡因為骨子里對媽媽的恐懼,即便沒做錯事情,在媽媽面前也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通常,仿佛只有垂首與沉靜相結合才是最安全的狀態。舒城則是因為偷拿了媽媽的錢而緊張,媽媽雖平日對自己多有放縱,但他也明白,媽媽一直認為偷竊是品德品格的問題,對于此類基本錯誤,從不遷就。外面已經有大顆大顆的雨滴,“啪啪”的敲打空中。舒母一聲咆哮甚是應景:“你們兩個 誰動了我錢包里的錢?”舒城望著媽媽勃然盛怒的臉一時嚇壞了,舒歡早已低下頭不敢說話。舒城努力讓自己緩過來,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媽,是舒歡拿了,我親眼看到了,她拿去買汽水喝了,你能夠去問小賣部的王阿姨?!筆婊睹偷靨Э送鷗綹?,她那雙漂亮的眼睛中寫滿了不可思議。舒歡被他看得心虛不已,又啟齒說道:“你別這么望著我,快認可吧,率直從寬,你不懂?”舒城見妹妹沒有再說話,便又規復了平日的理直氣壯。舒歡滿目恐慌地朝媽媽望去,他見媽媽只掃了他們一眼,便回身出去。窗外,已是滂湃大雨之勢。幾分鐘后,舒母一進門,一言未發,便抄起門口的凳子向舒歡扔去,舒歡不敢躲閃,只是在口中不停的夢話:“媽,我沒拿我沒有,我沒偷錢?!彼燈抵徽庖瘓?。舒城看到這一幕,前進了幾步后,回身緩慢的跑回寢室,把門反鎖兩道,才稍微放心。他雙耳充斥門外媽媽的怒罵聲,及妹妹的道歉與詮釋,聽得貳心慌且亂,遂快步走到窗前翻開窗戶,把頭探出窗外,大口呼吸的奇怪空氣??掌杏兇糯笥旰竽嗤戀姆枷?,令人尤為舒適。雨已停,舒母扔下一句:“半個小時之內,丟的錢要回到錢包?!北閂陪死肴?,舒城則猶豫了片刻,拿著十元錢放回錢包。舒歡滿臉淚痕,坐在地上,身材另有些發抖,舒城走過去把妹妹抱到沙發上吩咐道:“等會媽回來你就說你把錢放歸去了?!筆娉瞧較⒘艘幌?,想了想,又說:“歡歡,感謝你,沒說出究竟?!筆婊賭蛔?,點了點頭,隨后一動不動。多年后,舒城回憶起那日,自己的妹妹究竟是自己虧欠的太多,自己認真是對不起妹妹的。不過,這都是后話了,舒歡,也永遠不會知道。

本文作者的文集給他/她留言我也要揭橥作品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零度閱讀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聯系電話:無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客服QQ:1390477380